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桐源居士博客

发天地华宝 启众生福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桐源居士,现代人,毕业于解放军桂林陆军学院,曾著20 万字《带兵之道》,由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。少习风水术,遍游名山大川,理论上重峦头形势,兼理气法则,寻龙点穴方面有过人天赋。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,洞察山水间的内在联系,宏观把握与微观处理相结合,将风水理论创造性地应用于具体实践中。现出版《百年堪舆—王者山河》、《百年堪舆—将帅家国》、《百年堪舆—龙主沉浮》。 联系我: QQ:389924638 sendlan@126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戴笠之死另有真凶  

2010-05-20 15:33:20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戴笠之死,突然而蹊跷。日渐披露的证据显示,戴笠死于谋杀;从深层次分析,戴笠之死却又与故居形局关联,风水上另有真凶,蕴涵着先天的必然。

 

蜈蚣龙,有诗曰:“蜈蚣形状得人惊,枝脚遍身生。面前若有蜒蚰出,为官系朱紫。”

从风水的角度看,蜈蚣山对峙的情况,不见得都是凶象。有此之砂,以毒攻毒,出人喜欢逞强好胜具有针尖对麦芒的大无畏精神,凡事喜欢较真,敢于碰硬。不过,蜈蚣比翼,头部径直相对,尖刻直射,互不相让,摆出你死我活的决斗架势,这种凶狠斗勇的情况,亦预示主人性情、行事风格和难得善终的结局。

蜈蚣山只宜作穴,不宜为朝对。蜈蚣为朱雀,出人性与蛇同。蔡元定在《玉髓真经》中发挥曰:“蜈蚣性毒,与蛇性同,穴前见之,纵使富贵双全,亦生毒心残忍,轻视人命,蜈蚣之性,例不免此。”戴笠故居以蜈蚣为前砂,此为本质上的缺陷。现实中的戴笠,六亲不认,杀人如麻,嗜血成性,与蜈蚣本性如出一辙

蜈蚣是作穴还是朝对,两者位置稍一变更,性质完全不同。戴笠故居前砂以蜈蚣为用,吉凶之义显而易见。

前砂犀利尖挺,射穴为刑,横过为杀。对于刑杀,经验丰富的张子微从三国时期张飞、关羽祖坟的个案中总结了其中的风水规律,他告诫说:“好杀终须被杀身,此等星辰皆自伐。武星生出好儿孙,只缘坟前出尖射,纵领万军祸不分。”

蜈蚣横列,前方充满肃杀之气,不伤自身必伤他人,或伤人自伤。为故居所荫的戴笠,日后死于非命,实是风水使然。

除了本质上的缺陷外,戴笠故居前的蜈蚣山有什么特别之处吗?

顺延仙霞关峻峭走势,蜈蚣山条形锐立,势成朋比,百足腾挪,时而伏行游走,时而跳跃高翘,又为典型的“飞天蜈蚣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戴笠之死另有真凶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戴笠故居风水态势图

蜈蚣只有跳跃之能,本无飞天之实。风水形家取蜈蚣跳跃之象,号“飞天”之名,实乃形象化的一种比喻,属于风水“喝形”的范畴。前砂有飞天蜈蚣朝对之状,主人恶毒无比,天下无双。

飞天蜈蚣忽高忽低,忽南忽北,东西游移,以及组合对进上的巧妙,既让人感受到一股逼人的寒气,又着实使人难以捉摸。风水上的这种特点,造就了戴的阴、冷、狠、毒。戴笠一生作为特务头子的种种表现,可以从风水上找到直接的根源。

任何事物都有一定之气数,相生相克是世间的至理。蜈蚣也有天敌,如鸡、蟾蜍等,这个天敌恰恰就出现在蜈蚣山的前面,极大地克制住这两条毒性无比的飞天蜈蚣。蜈蚣山前面,一边是怪石嶙峋的鸡公山,昂首挺立,雄伟绵亘,高压之势触目惊心;一边是狰狞恐怖的锯齿般林立的凉笠排山、石鼓山、乌龟岩。物种之间的生克制化之义在这里尽显无异:先是形似竹耙的石山摆列于前,只要竹耙一扫而过,在河边低头潜伏的蜈蚣就无所遁形;接着,早已警惕地俯视着这两条蜈蚣的雄鸡,随时以它坚硬弯钩的利嘴和坚爪把它变成腹中的一道美味佳肴。

动物世界真是无奇不有。无鹅,不觉蜈蚣之毒;无蜈蚣,不显雄鸡之威,一物降一物。戴笠故居前砂的三个层次,层层递进,似乎又预示了所主之人向前推进演绎的三个人生阶段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戴笠之死另有真凶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戴笠故居地形图 

“莫道满盘尽美,须知一破余皆非。”任凭蜈蚣如何恶毒猖狂,凉排山使其难逃法网,峻拔雄昂的鸡公山,高压其上,最终使胸怀飞天梦想的蜈蚣折足沉尸,粉身碎骨。戴笠故居前天造地设的这种特有之山,使人不能不佩服造物主的神奇。天意如此,戴笠的显赫与败亡又焉能逃脱宿命的安排。  

令人不解的是,故居前砂风水景象如此简单,不吉之兆如此明了,戴家先人和风水师为何熟视无睹呢?

戴笠故居跟前,高大雄浑的鸡公山横亘。正是这座鸡山,迷惑了戴家的先祖和众多的时师。

鸡山,风水上有着另外一个美好的名称,叫“凤山”。“凤”主贵,龙身所带有或前砂有凤,贵不可言。凤山绝不虚生,前有凤山高大,预示主人极品之贵。加上蜈蚣节,亦属贵格。戴笠故居气势不凡的堂局及贵砂,粗看确实惑人眼目,使人以为这是一处千不逢一、贵不可言的风水宝地。即使心有忐忑,然对风水应天佑人的渴望还是战胜了疑虑,值得一博。这恐怕是戴家先祖和风水师当初择地卜居的一个极为重要的原因。

可惜的是,氏只注意到了此地的贵耀,却没有细察或低估了前砂组合方面出现的严重问题。前砂尖射向屋前,功名身世的不令终之象,更是被贪慕此地富贵的时师及戴家先人忽略不计。

风水上,鸡、凤两通,形状上并无严格区别,究其义则有所不同。其本质之差,在于不同的地方、不同的场合,结合应砂及不同功用,判定是鸡还是凤。为凤者,可贵极人臣;为鸡者,亦可不损其富贵。龙贵则鸡、凤皆贵,它星相配为凶,虽贵不久;龙贱则鸡、凤皆贱。戴笠故居前朝,显为一只昂头南向,啼叫洪亮的雄鸡,其意义不可与凤山相提并论。认之为凤,谬矣。

           戴笠之死另有真凶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        雄鸡

风水实践,并无一定之规。古今风水师,实践中有成功,也有失败。无论是水平欠佳的时师,还是经验丰富的大师,概莫能外,其分野只在于成败概率的大小。

江山县有两座鸡公山,县城一座,保安一座。故居前方横亘高大的鸡公山,绵延达四、五公里,使蜈蚣有不见天日之感,只能低首伏屠。前方保安县城东北,再有一座鸡公山。天网恢恢,得势于一时的两条蜈蚣即使能逃遁一次亦终将难逃厄运。

1946年,戴笠飞机失事,一头栽倒在戴山上。致戴笠于死地的地名偏偏叫戴山,其结局与故居前两条蜈蚣相对,折足坠落在小河边上的景象何其相似。

凡是参观过戴笠故居的人,都会有一个深刻印象——中国最大特务头子的住宅,戴笠重修过的故居,其中暗藏着太多的机关。一生从事特务工作的戴笠,为了保密,也为了保命,几乎不照相。如同畏惧雄鸡的蜈蚣一样,戴笠的一生难以出头,阴险毒辣的另一面,是内心充满了恐惧,最后还是死于非命。

雄浑的仙霞岭山脉,结作戴笠故居一地,风水上本无正邪之说,只是所出之人引来爱恨交织,盖棺尚难以定论。贵而不久,结局欠佳是不争的事实。戴笠祖先求福得贵,而不能善终,亦说明了积德行善对普罗大众而言,仍是十分重要的。

好杀终被杀。故居前砂杀气腾腾,戴笠因此荣达,双手沾满了别人的鲜血,但最终逃脱不了被杀的命运。冥冥之中,似有一种不可逆转的气数轮回,印证了本质决定现象,偶然蕴涵必然,有因必有果的风水规律。

 

(本文选自《百年堪舆——将帅家国》“飞天蜈蚣  竹耙鸡啄——戴笠”一节,购书可联系:QQ 1284639598 电话1357021313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836)| 评论(17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