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桐源居士博客

发天地华宝 启众生福源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桐源居士,现代人,毕业于解放军桂林陆军学院,曾著20 万字《带兵之道》,由国防大学出版社出版。少习风水术,遍游名山大川,理论上重峦头形势,兼理气法则,寻龙点穴方面有过人天赋。善于透过现象看本质,洞察山水间的内在联系,宏观把握与微观处理相结合,将风水理论创造性地应用于具体实践中。现出版《百年堪舆—王者山河》、《百年堪舆—将帅家国》、《百年堪舆—龙主沉浮》。 联系我: QQ:389924638 sendlan@126.com

网易考拉推荐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  

2010-06-17 23:03:2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华人首富李嘉诚,由韩江边一孔龙穴荫护发迹,这一点没有任何异议。但并不复杂的同一吉壤,风水界看法却千差万别,这是为何?

识鉴李氏祖坟,觅龙是基础。李氏祖坟龙脉来自何方?其山其水起着什么样的作用?只有充分了解龙的出身,才能对所主之人的作为和品性作出准确判断。

研究李氏祖地,审结作是关键。集中体现风水术精华的“喝形”,来不得半点揣测。李氏祖坟形为何物?李氏的昨天、今天与未来,风水上有着怎样的预示?

 

商界巨擘  华人首富   李嘉诚(1928  ),广东潮州人,华人首富。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李嘉诚

当今社会,“李嘉诚”一名如雷贯耳,富可敌国。其何以巨富时行两种看法:一曰其命,二谓其香港居宅风水。

应当说,众多命理学家的分析均有一定道理。但必须指出,李嘉诚四柱绝无华人首富的必然预示。风水出人才,反映人生过程、贵贱寿夭的命理,与决定命运的风水有着本质区别。从某种角度上讲,没有祖上风水的庇佑,富就无从谈起。正确研究李嘉诚的命理,必须结合其祖上风水,以风水为根据。

人发迹之后建造的居宅,是一个人的后天风水,固然会对个人后期的命运产生影响,但作用不可与具有决定意义的先天风水相提并论。舍本求末,以李氏发迹后的居宅风水求证其所以巨富的原因,实属穿凿附会,是对中国传统风水理论的一种亵渎。

李氏一族明末清初由闽迁粤,至李嘉诚历10世。因战乱自潮州迁居香港的李嘉诚,祖上风水的根永远地留在了故土。毫无疑问,其泼天之富,源自于韩江边上一孔真龙大穴。为死者安息,生者安宁,姑且略去其详细地址。

铜鼓叠嶂  韩江观潮   李氏先祖主坟,一穴三墓,坐坤向艮,李氏家族两个重要人物——李嘉诚曾祖父李鹏万、祖父李晓帆就安葬其中。1987年,发迹后的李氏将祖先骨骸同迁该地,修墓集葬,坐向相同。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李氏主坟

清咸丰进士出身的李鹏万,以其在文华殿上的卓越表现,成为清朝每12年选拔一次的文官八贡之一。晚年,李鹏万辞官返乡,归葬江边。10多年后,鹏万次子晓帆去世,随葬其右。

李嘉诚出生前20年间,文才杰出、眼力深远的李鹏万父子,为何铆定一山,死后同扦一穴?李氏后人又为何对此情有独钟,将祖先集葬于斯?这是因为,他们相中的,正是粤东罕见的龙穴。

李氏祖坟太祖山为莲花山脉最高峰铜鼓嶂。

莲花山脉位于广东省东北部,东北—西南走向,斜穿粤东地区,有多座千米以上的山峰,形成一道道屏障,是广东东部最重要的一条山脉,山脉主干绵延200多公里,东北起阴那山,由广东大埔向东南经惠阳延至香港附近。

呈五指莲花状的阴那山,不愧为岭南名山。既是本书叶剑英故居、李光耀祖坟的少祖和太祖山,还与李嘉诚的祖坟有关。百年之中,一祖山孕育多名纵横于国内外军事、政治、经济领域的杰出人物,可谓不朽矣。

山如其名,莲花山脉尖耀而狭长,李氏祖的太祖山就出自这条高亢辽远的山脉中。不过,太祖出自莲花山脉的李氏祖,虽与阴那山有关,但其真正的太祖山,却独尊南离阴那山近30公里、位于梅州市丰顺县的铜鼓嶂。

铜鼓嶂海拔1559米,雄镇一方。逶迤西南,为鸿图嶂,龙脉至此情性有变,背靠七目嶂,转身面东南连绵开帐。东行约40公里,经历一次明显的跌断后,起而为海拔1285米的释迦崠,此是李氏祖坟的少祖山。

少祖山下,二脉分出。支脉径直东向,直奔韩江,为护从。主脉则成群结队,前呼后拥,磅礴东南向,约七、八公里后再分支,其中一支蜿蜒向东,于闪桥村先行跌断过峡,与原脉彻底分割后重起,经横田、山寮村,过尖笔山、观音坐莲,北面得大尖、二尖二山加入,迤东南为望天狮,再东南为将军山,沿途一起一伏,宛若生蛇,经10多公里行度,连绵而至龙翔寨、鹿湖,这便是李氏祖坟的来龙;另一支往东南不变,经尖洞、飞鹅山东南行,约15公里后,折东北,至岭后村南,山脉开张晒翼作势,然后沉于田洋,为龙脉后峙。

吸引莲花山脉铜鼓嶂曲转东出的,是河宽数百米韩江。为了寻求山水大会的机会,龙脉如饥似渴,急切地奔向江边。

被视为生命之源、对李氏祖坟至关重要的韩江,其状如何?

韩江古称员水上游分为梅江和汀江,终入南海全长659.4公里。梅江主流发源于陆丰县七星山,到丙村汇合梅江的最大支流石窟河,在三河坝与发源于福建长汀县上坪的汀江汇合。三河坝至潮州湘子桥为韩江中游,全长110公里。这段干流是狭隘的走廊地带,两岸支流众多,河谷盆地交错。

对龙脉而言,韩江的中游意义重大。西北有三江汇合的三江口,东南在潮州湘子桥下,韩江分东、西、北三溪分流入海。上合三江,下分三溪,李氏祖坟所在既要最大限度地收集众水,壮大韩江,又要适可而止,不能错过机会,让韩江在眼皮底下分流而去。

受到西部山脉东出挤压影响,南流的韩江蜿蜒东南。江东,归湖镇南凤凰山系连片山峰与西部山脉对峙,使韩江受到左右夹击,江面变窄,水流趋缓。

稍具风水常识的人都知道,这一次东西两面两支山脉对韩江的夹击,是龙脉结作一次重要机会,绝对不应错过。从山脉的形态看,虽然程度有限,但这一次的结作将富贵兼备。只是李祖龙脉却不知何故,像没有看上似的,竟拂袖而去,毫不留恋。

堪舆实践的经验告诉我们,龙脉行度打破常规,出奇犯难,费此周折者必有不寻常的意图,绝非中小之地所为。

与太祖山前期南下一样,龙脉在即将到达韩江的时刻再次顺势南下。李氏祖坟放弃了祖山浩荡东出后的第一个结作机会,它要等待新的局面形成,选择一个更为适合于自己的发展空间。

间接反映李氏龙脉南下性情的,是韩江。潮州地势北高南低,自北向南倾斜,由山地、丘陵、平原逐渐过渡,主干河流韩江自西北向东南斜贯全市。竹竿山以南,韩江三角洲平原作扇状扩散展开,再无山脉、高丘可以作为其勾环韩江的下手砂。

风水实践中,由山地逐渐过渡为平原的连接地带,背山面水的山间谷地,往往是龙脉聚结的最佳位置。山水汇聚,山地与盆地、平原之间将至未至之时,龙脉作势而结,并不会因为明堂局促而减了龙力。对于发富之地,尤其灵验。因为是尽头之结,故力度也相应要大。南北游移于韩江边上的龙脉,寻找的就是这种机会。

经两山相夹后的韩江,南下途中有凤凰溪、高厝塘水等注入,水势续增。就在东南至竹竿山、离潮州城仅数里之遥的这片约2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韩江西面的低山丘陵出现一块向东北开口的凹环洼地。潮州城西北,群山与韩江缠绵交错,莲花山系与凤凰山系于韩江东西两面相互作用,山环水绕,砂回水聚,龙脉至此出现聚结的种种迹象。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李嘉诚祖坟地形图 

李氏祖坟紧紧地抓住这一机会,于竹竿山西北不到2公里处凹形地带的中心,面向东北、逆朝韩江断然结作。离韩江仅数百米之遥的李氏祖坟,水从乾、亥方来,乙方去,墓穴前临池塘,大江横列,藏风聚气青龙、白虎起峰连绵而出,直达江边。左水倒右,为下手的白虎砂反复前勾兜收,连绵数里,充分前出,关拦有力。韩江因受到山地阻拦而曲折流向东南,穴上见其源,不见其流。

黄妙应《博山篇》曰:“水口之砂,最关利害,交插紧密,龙神斯聚。”如玉带缠腰的韩江水,自西北流向东南,李氏祖坟下手砂虽无交插之状,但关拦频密,除本身白虎砂有力前勾外,第二重白虎砂再次钳形开口,向前截击韩江。白虎砂开连连,韩江水为之弯环,状极缠绵。

百里来龙,韩江观潮,重水取势,择善而结。氏祖坟志在于水,侧重求财,韩江的归流聚合是其捕捉的真正目标。

弄清李氏祖坟龙脉神髓,必须打破传统思维定式。风水俗语“天门开,地户闭”,是说富地之水须开其源,闭其流。但是否均要如此呢?否。

氏祖坟就是一个例外。此地山水奇特,那是一个典型的天门狭小、地户闭合的形局。言其狭小,并非水源锁断变成无源之水,而是就磅礴而来的韩江而言,经两面山脉阻夹,水流由急变缓,由直转弯,韩江在氏祖坟前面,其来有源,其去无流。源远流长,却静若处子;砂拦局密,似去而复回,成为风水形家所描述的另一种吉祥格局。

泱泱之水,浩荡悠然,顾我欲留。此言水之去势,回环眷恋,有不忍遽去之情。天门之所以变小,是因为地势起而拦截,来龙尝试聚结;地户闭,则是聚财的需要。不过,临近结作时水流的这一闭合,宛如一个只进不出的形局,于财尤利,出人秉性有时又缺乏豪气,行事过分小心。

贵显不惧人知,为富甚怕外露。“财不露眼”的观念,深刻影响着潮汕地区的百姓。性格沉稳、为人低调的李嘉诚,从不见其公开提及故土祖坟,与这种传统习惯有关。其谨慎不张扬的处事风格,又可以在祖坟龙身求财为主,注重实际的行度与结作特点中找到踪影。

“上水宜长,下水宜短;下水若长,下砂要转。”韩江即将长流潮州城之际,下水稍长的李氏祖坟,下砂逆向东北,前堂呈现一个难得的聚财之局。

仙童牧牛  贵浅于富  这个聚财之局,究竟蕴涵多大的财富?其结作之形,又是否与财局相配,能否承受得起?

龙脉行度的情性,体现出对于水的渴望,结作之形同样如此。

承接龙势,结穴之山略呈西北—东南走向。这是一座典型的土星。不过,此土星又与正体土星有些不同。不到200米长的穴山,面向韩江明显侧向右边,自西北微向东南弯环倾斜,末尾昂起一头,为白虎砂中段扬拳有力回勾。而本身青龙砂则向东北陡然下降,欲断还连,似有似无。

土星结作的李氏祖坟,边高边低,中成弯弧。风水上,其肖何物呢?

这是一头牛。李氏祖坟为典型的牛形地结作。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 

牛有多种。张子微曰:“牛形取其仿佛相类。回头者为卧牛,有脚者为行,肩头高下者为食牛,食牛以口就草,故也。”李氏之牛,呈回头状,无脚,为卧牛;头、肩渐低,牛首遍长绿草,呈以口就草形,又为食牛。

尤为奇特的,是穴山后面的父母山。山如人形,为斜木于侧后。人形山并不卓立,与高大的贵人峰迥异,悠闲自在中显得虎里虎气,宛如一名圆头圆脑的孩童。

前为卧牛就草,侧立孩童。风水上,此为仙童牧牛!

卧牛,应牧童仓囷之穴。蔡元定曰:“卧牛主富。应牧童穴,则术中有仙童牧牛形;应仓囷,则有金垣裹仓形之类。”李氏祖坟的情形,恰如前辈大师所断。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仙童牧牛

牛形地,穴居何处?视本身情况和朝应,扦穴可有多种方法,有鼻、眼、峰、堆、蹄、角、耳、腹等李氏祖坟采用天财穴法,于牛背下数十米居中下穴,适葬牛腹。

葬于牛腹的李氏祖坟,虎砂雄昂,是为牛首;本身青龙砂先伏后起,更有父母山砂首自后向前大包大揽,连绵而出,于穴山左面障缺补足。青龙蜿蜒,白虎勾环,牛形地结作不忘“四象”中龙虎的基本法度。只是细究之,白虎形状又稍有问题。

《葬书》认为,白虎须顺俯,虎蹲谓之衔尸。李氏祖坟白虎中有扬拳之势,按风水术不利人丁;但牛首必要昂起,为下手砂的白虎需有力回勾,二者无法兼顾,李氏注定旺财不旺丁。

识鉴其为牧牛状,需要一定眼力。正确区分牛与牧童的相互位置,准确判明二者属性,一难也;牛形地青龙、白虎以一种特殊的形式出现,既各自独立又相互联系,不易察识,是为二难。

牛之本,为偏侧土星中自高处缓缓下降的牛背和平伏中抬起的牛首。李氏祖坟觅龙点穴的顺序是:以牛首、牛背先断穴形之属性,再审结作之砂首,求穴地之“四象”。穴山左砂陡然下降,向江边蜿蜒而去为青龙。青龙砂连而不断,既可视作结穴之必需,又可看成牛身卷带的牛尾巴。牛形地龙虎或缺,无青龙或白虎者亦可成立。白虎为牛头,牛尾卷带为青龙,龙、虎齐备的李氏祖坟,“喝形”时却又与青龙无关。

同一座墓穴,不同的人常有不同的理解判断。韩江边上表面简单的李氏祖坟,风水界看法却千差万别。时人因李氏祖坟下于江边,故名“青蛇过江”,谬矣;“回头猛虎”,虽有几分相像,但虎地除土之外必具三金或二金,携虎儿者更须三、四金以上,土星无金者不可以言虎。金、土相间的虎与土星所变的牛,实有天渊之别。

倒是与前人所述的“渔翁撒网”,不但与李氏祖坟形相近,意义亦通,坟前金垣裹仓可视为渔网之间的一个个浮标。只是穴山为牛形,牛地才是李氏祖坟的结作之本,实非渔夫使用的渔网。

只见当面婆娑之土,忽略其后站立之人,不具通盘考察的能力,也是致人莫识此地玄机的重要原因。不贯通其相互间的关系,就无法准确“喝形”。而“喝形”结果,又直接影响到龙穴宜忌喜恶的判断与把握。

牛主富,是为不易之理,然富亦有大小轻重之分。牛形,卧、食为饱,行、出为饥,劳逸之异,界限分明。风水上,牛多为小康之家,若有大星辰格局,则主大富。李氏祖坟有大富之象吗?

李氏之牛,地处向东北开口的凹地上,龙虎抱卫,使韩江西岸、穴正前约3亩地宽的一块池塘和100多米纵深的滩涂地被有力地包裹在内。逆朝韩江、包孕河山的牛地先得上千平方米的内堂。

青龙、白虎连绵前出的过程中,眼前出现一个以韩江为主体、约2平方公里的明堂,那正是李氏祖坟梦寐以求、踏破铁鞋无觅处的风水大局。自内明堂起,韩江横朝,江东群山连绵,层层叠叠,表达的意义显而易见:朝山以西包括韩江在内砂水齐备的这片地方,将悉数为其囊括拥有。

尤为奇特的是,李氏祖坟内明堂上,龙虎砂首等处反复起节,连而不断,在各关节点上,以及坟前内明堂两侧,总有冈阜如珠,遍布其间,与山地相连接,宛如珠玉满堂,构成独特的景观。与此相对应,江东诸山,或金或土,元宝、仓库应有尽有,堆金积玉。主富的牛形地,内堂、外堂均有着蔡元定所说的“金垣裹仓形之类”,完全是一个难以胜数的财宝世界。

在这个庞大的财宝世界中,最为重要的,无疑是韩江。这不仅因为韩江占去了李氏祖坟明堂的绝大部分面积,主要还在于江水所象征的意义。李氏祖坟面前的韩江,宽达500米,是千里韩江中江面最宽、水量最充沛也最为静谧的河段之一。滔滔不绝的韩江水,乃是一笔无法估量、取之不尽的巨大财富。

稚气未除、徜徉于江边的仙童,表面上只顾埋头牧牛,是那样的与世无争,不引人注意,实际上是在观时待机,一试身手。他的胃口大得惊人,既要静态的仓囷珠宝,也要不断递增的流动之财。他相中的,是滚滚而来的不竭财源。而最为重要的是,龙力深厚的牛形地,又具有财通四海的资格和豪气。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李嘉诚祖坟风水态势图

水为财,水大财亦大,但大财非人人可以拥有。对牧牛仙童来说,笑纳八方之财,乃是一件美事,多多益善。他有这个志气,有的是机会,条件成熟时,他将毫不犹豫地把前面的山山水水一网打尽,收归己有。

天下牛形,重在耕耘,勤而致富。于江边牧牛的仙童,也是那样的休闲惬意,自得其乐。其脚踏实地、默默耕耘的形态,与那种华而不实的人判若两样,他要的不是虚荣,而是由实业积累起来的财富。

于江边布控韩江的李氏祖坟,体现出与普通之牛不同的本色。江水势大,流淌状态非一般池、湖可比。主人经商,风险大收益也大,但商机也会稍纵即逝。为内陆河流的韩江,伴随着大海的脉搏,潮起潮落,历经水浊水清。李氏祖坟面对的,是立足江河,与大海同拍,永无穷尽的发财机会。

相对复杂、富于变化的风水环境,造就了李姓商界奇才1950年,22岁的李嘉诚把握时机,用平时省吃俭用积蓄的7000美元创办“长江塑胶厂”。1958年,李嘉诚看准时机,开始投资地产市场,之后的社会动荡、石油危机、物业暴跌,均成为其大胆吸纳的好机会。李嘉诚以独到的眼光和精明的开发策略,人弃我取,使“长江”很快成为香港的一大地产发展和投资实业公司,奠定了地产王国的地位。经过数十年的努力,财气如虹的李嘉诚已拥有“长实”、“和黄”、“港灯”等五大公司、100多家附属公司和50多家联营公司,形成资金雄厚、实力强大的李氏“经济王国”,成为全球著名的华人首富。

《葬书》曰:“牛富凤贵。”盖牛形出于土星。土主财富,多田亩。然土性浊,故不主清贵。《龙子经》云:“牛能致富不能贵”;《玉峰宝传》显然不同意这种说法,曰:“牛能致富,亦能致贵。贵浅于富,土星之气也。”风水大师蔡元定认同后者,并深刻指出:“贵在别峰,非牛能致贵也”,能否富贵兼备,关键在于牛形地是否另有贵秀之峰。

富甲一方的李氏祖坟,是否有“贵秀之峰”,能否富贵双全

先看来龙。牛,常与车相连。牛、车齐备,风水上主富贵双全。牛形地结作的李氏祖坟,是否有车呢?

氏祖坟来龙中确实有车,只是极易被疏忽而已。李祖西北面仅数里之遥,在龙脉转身顺江南下的过程中,龙行出现了一个漂亮的车形。车形,透露出龙脉的灵性和结作的玄机。

车如曲木边月,有贵气。牛与车相连出脉,正出富贵双全,偏出只富不贵,其分野在于接脉的正与偏。可惜的是,牛地结作的李氏祖坟,北连车脉,再迤东南,脉接于偏,正是风水术中只富不贵的情形。

再看前砂。表面上,韩江东面的凤凰山脉,至少排列有四、五重朝山,大坪湖山、黄厝山、金凤山连绵横亘,别峰古寺矗立山上,更添了一层古韵。其东继有尖峰山、人形山,再南有黄田山。壬方山峰高大,丑、艮、寅、甲峰峦重重叠叠,正前方近处还有一圆顶金星。但实际上,除靠江一重为氏祖坟前列外,余皆它向,且分割而不连贯。即使前朝一列,也还是相曳而去,南北顾盼。大江远隔,若同属一个山系,有情者尚可为应,相曳则大减分数。位于李氏祖坟左前方20多公里的凤凰山,虽隐约可辨,但却与莲花山脉毫不相干。雄峻的凤凰山脉,对韩江西面的卧牛、仙童并没有太大兴趣,更没有专一拜朝的任何表示,只为伪朝。

华人首富李嘉诚祖上风水揭秘 - 桐源居士 - 桐源居士博客

虚而不实的前朝 

牛、车脉接于偏,前砂空具递进之象,与来龙专注韩江,以财为主的情性相合,注定了李富多贵少,贵浅于富,虽贵不显。明堂与前砂,预示氏一代巨富之后,将力竭而退。取大江之水为财的牧牛仙童,发如猛虎,但自身总有年老身衰、牛耕无力之时。祖坟集葬牛地的氏,风水上作了华山一条路的选择,使盛衰成为家族发展的一种必然,面对“富不过三代”的箍咒,吉凶已卜。

韩江为内陆河流,受潮汐影响,时常涨水,洪水变幅可达8米。牛主人财气冲天,一个甲子以来不惧潮水消退和可能发生的决堤之败,已属不易。

 

  (本文选自《百年堪舆——龙主沉浮》“韩江观潮  仙童牧牛——李嘉诚”一节)

   《百年堪舆——将帅家国》已出版,购书可联系:QQ 1284639598 电话13570213136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38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